首页 > 财经频道 > 独家报道

中国人寿2014全球开放日 公司管理层答记者问实录

[提要]11月26日,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全球开放日活动在浙江宁波举办。中国人寿总裁林岱仁先生率公司管理层出席开放日活动,与来自境内外的近60位分析师、投资者及近70位媒体代表,就中国人...

  

020Q2274

      齐鲁网财经频道11月27日宁波讯 (记者 尚明宪 通讯员 徐钢) 11月26日,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全球开放日活动在浙江宁波举办。中国人寿总裁林岱仁先生率公司管理层出席开放日活动,与来自境内外的近60位分析师、投资者及近70位媒体代表,就中国人寿近期的经营思路和发展策略等问题进行深入交流。 齐鲁网财经频道将答记者问实录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记者:我来自中国经营报。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今年咱们在内部进行了组织架构的调整,我想知道现在的进展以及所起到的效果?第二个问题,想听听咱们2015年开门红的打法,谢谢。

  林岱仁:关于我们的组织架构调整,根据中国人寿集团的统一部署,要对总部进行三定,本来这项工作去年集团就做了部署,但由于我们这个三定方案集团一直没有批下来,所以拖到了今年。新的管理层到位以后也一直在抓紧研究实施这个新的三定方案。经过前期大量的工作,我们要先对方案进行论证,论证之后要报批,然后要报董事会,整个程序走完了以后,上次董事会是8月28号,通过了我们这个方案。这样9月份、10月份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完成了总部的三定方案的实施。整个三定方案实施,我们一共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定岗定编,按照新批准的整体的部门设置、处室设置、职数、总人力,根据这个要求进行了定岗定编。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采取了逐级聘任方式,当然首先我们由原来的27个部门,三定完了以后我们变为25个部门。我们撤了三个,但是又分了一个出来,所以现有25个,原机构撤掉三个部门,但是又新增设了一个部门,这样变成了25个。新增设的部门主要是原来的财务会计部门,财务会计部门有八九十个人,有12个处室,太大。因为大家知道,我们是个三地上市公司,有美国会计准则、中国会计准则、香港会计准则,所以财务管理部门的人比较多。这次我们分成会计部和财务管理部两个部门。另外我们撤销了三个部门,一个是撤销了县域保险部,一个是销售督查部,还有一个是总务部,撤销了三个部门,这样剩下是25个部门。

  根据这个新设的部门,我们采取了逐级聘任方式。总裁室党委选定各个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分管领导和各个部门的主要负责人选聘各个部门的副职和助理,各个部门的班子再来选定各个部门下面的处级负责人,各个部门的处再去选定下面的员工,这样逐级选聘。经过一个月的时间,这项工作做完了。

  第二个阶段,我们按照新的三定方案做职务微调,根据新的岗位做一些职务的调整。第三个阶段进行了干部的交流,我们对十几名部门级的人员还没有在基层交流的,这次下去了十一二名部门级人员到基层交流。处一级的也下去了三十多人到基层交流。这样整个到10月底,我们最后一个阶段到基层交流是11月1号全部到位,正好两个月时间。总体来讲还是比较平稳,没有大的情况。这是组织架构,总部的情况。各个处室也做了调整,有增有减。

  第二个问题,关于开门红是这样,我们总体是这么一个想法,首先把规模业务争取在一季度,不能全部做完,绝大部分要做完。这样使整个业务的总量保持平稳,去年一季度我们也做了,单单高现价的银保产品也做了四百来亿。虽然银保趸交是负增长的,我前面讲了我们去年的基数是七百多亿,今年一季度做了四百多亿也还是负增长。但是明年一季度要争取不少于今年这个数,能够持平或者是略有增长,这样保持总规模的持续的稳定。而且明年我们趸交规模的总量,原则上不超过七百个亿,就像今年差不多,还是六百多亿到七百亿之间,重点还是要加大期交业务。

  第二,期交业务,我讲的主要是银保渠道,个险渠道重点做期交业务,这里面也有规模和长期期交的问题。个险渠道可能要侧重于5年期的期交业务,也是把全年大部分的额度,争取在一季度做完。这是从开门红的节奏上来讲是这么个节奏。

  记者:我来自第一财经日报的记者,有两个投资方面的问题。第一个是针对海外投资方面,之前有数据说中国人寿外包超过了20亿元的资产给海外的资产管理公司进行投资,想问在海外投资上最近有没有什么进展?还有明年的计划?另外海外商业资产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是否会加大投资力度?

  第二个问题,委托投资的业务实践上,国寿有否操作招标选择若干家私募做FOF和MOM的方式进行投资组合?这是否意味着保险基金委托给资产管理公司或者买公募的方式已经在进行了?谢谢。

  杨征:海外投资,这个20亿是哪来的我也不知道,我们初步安排8亿美元,是不是这个数字?没关系,海外投资随着监管政策的不断放开,公司在前面也多次跟大家说过,我们会积极的推进海外投资的各项工作,包括各种监管允许的形态,各种风险可控的形态,各种我们现在的管理能力可以先期把握的形态,所以说20亿,我猜,先前我们是有几个亿美元的计划,这是刚才林总在报告里说的海外投资人的两个策略,这都是前期的操作。但是海外投资的安排和计划远远不止于此,包括海外的PE、海外的地产,相信各位通过各种渠道的公开信息也都看到了,我们也有所动作。

  海外投资作为我们公司,这么大的一家国内上市的寿险机构的投资渠道,它的重要性是比现在的数字要大得多。现在我们投海外主要是看准了海外的资产配置的价值、海外风险分散的价值,和一些特定的市场和领域的较高回报的价值。相比我们的总体资产和我们需要配置的,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监管也刚刚放开,我们的操作也逐渐在展开。公司将按照一贯的谨慎原则,把握风险,但是从工作姿态上来讲,我们会积极的予以推进。这是关于海外投资的。

  另外你刚才说市场化委托,第一个问题是海外,第二个问题是国内的。刚才林总报告中也说了,国内我们先期也是一改前面十年独家委托给我们自己的资产管理公司进行投资运作的模式,内部选聘了十几家基金公司和两家券商公司,用两百亿元进行试点的市场化运作机制。这个我们也是以一个补充的姿态,来安排这样的工作。中国人寿资产管理公司,在可期望的将来,一直是我们最大的投资平台。至于说用什么样的模式,我们现在逐渐在推,第一期的两个组合你们也知道,较为简单,这也是对于现在的常规操作、市场化操作,这是我们能够看到的较容易在短期内为公司提高收益带来贡献的操作,先行起步。随后我们还会展开,像是较大规模的另类,地产市场的,或者是私募股权等一系列监管现在允许或者将来会放开的,我们都会进行安排。

  记者:我是基金日报记者。刚才听林总讲咱们机构已经取消了县域,在架构上。我想问一下县域保险当时是中国人寿为了加强农村保险三农保险这一块而设立的。我也听到咱们明年在大城市的这一块战略会有所加强,我想问一下国十条出来以后,整个保险业的定位已经从单纯的行业进入到宏观经济的大盘子里面,那咱们县域经济取消这个架构安排是出于什么考虑?是不是在国十条以后中国人寿的发展策略会有比较大的改变?谢谢。

  林岱仁:我前面在报告里已经谈到,我们中国人寿既要加强大城市的发展,更要巩固我们县域的先发优势,这样才能使中国人寿整体的持续发展能力增强。这次我们作为总部取消县域保险部这么一个部门的设置,实际上跟重视不重视县域保险业务,应该说没有直接的关系。取消它主要有这么个原因,这个部门的设置比较特殊,只有在总部,没有下设机构,管理起来很不顺。日常只能做一些调查研究,写写报告,发挥不了太大的实际作用。因此我们进行了调整。但是这个部门没有了,对县域保险工作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度重视。在个险部我们专门设一个处,而且虽然是由原来的部门变成了处,但是现在的管理更加通畅了,从总公司到地市一条线下来,这样使这项工作能够真正落地。原来这个部门也想做事,但是总是没办法落地。所以总的一条,对县域这一块工作,是我们中国人寿的先发优势,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并不是因为这个部门撤销我们要削弱,我们很清楚,在座的同志也很清楚,我们中国人寿最大的优势就是我们在整个网点,所谓的网点优势,实际上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在县域,我们所有的行政区划都有网点,好多同业公司是不具备这个条件的。因此这次,包括我们落实国十条以后,对政策性的业务,为什么我们发展比较快,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有这个优势。

  因为你要办这些业务,做经办业务,包括大众保险业务,在这个地方没有机构没有网络,像我前面讲的,怎么向成千上万的老百姓服务?这就是我们中国人寿的优势。因此下一步,不能削弱,还要加强。包括在一些村,逐步我们要配起来,哪怕有一个也要争取有,这样更好的为广大的老百姓提供服务。

  记者:我是中国证券报的记者,两个问题想问一下。今年11月初的时候,央行等攸关部门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进入银行间市场进行债权投资,这一块中国人寿是怎么看待这样一个政策的?怎么评价这个政策?将来会怎么样把握这样一个政策的导向?第二个问题,现在因为我们看到有一些报道说,地方债和地方融资平台存在一些问题,我了解到中国人寿在地方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也已经有了一些投资,不知道来年会不会保持这样的增速?怎么样规避风险?

  杨征:作为一家寿险机构,特别是我们存量资产、投资总量非常庞大,跟国内的资本市场联系又非常紧密。我们从方向上来看,非常欢迎并且将密切跟进咱们资本市场改革的每一个步骤。大家也都知道,中国经历了几十年的市场化的推进、改革,咱们的资本市场逐步完善,但是相比国际市场来看,还有很多不太适应、不够发达和不够开放的地方。比如多重监管、市场碎片化、各个市场相互隔离,这都是非常严重的问题,造成了咱们现在整个资本市场的资本流通、套利空间,都有一定的问题。

  随着国家的推进,对金融市场、资本市场,带来效率上的提升,我们也会利用效率的提升发挥我们的作用,来提升我们的收益、资产水平和投资通道。不光是这一个,其它的包括新推出的优先股等等一系列改革措施,我们都是欢迎的,并且会积极参与。按照我们的投资配置的长期要求和短期的便利来跟进。这是对于公司来讲都是好的事情。

  刚才第二个问题问地方债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是特别的新鲜了,这几年随着全国的经济形势变化,经济下行,地方政府的平台,融资平台逐渐扩大,加上地方政府的收入随着经济的下行也有所缩减,日趋严重。国家认识到这个问题,公司在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利用和其中的相关产品的选择上,一直保持着非常克制和谨慎的态度。大家也能够猜想得到,中国人寿这么庞大,机构众多,遍布全国的一个大型的央企金融企业,在地方政府那里自然会得到很多这样的要求支持、给予支持、互相支持的机会,我们在选取过程中从一开始有这些机构产品开始,就采用了风险评估在先、收益适中、适度保持规模的这么一个姿态,不像个别同业那样,为了短期的帐面收益而放弃对于风险或者整个信用当量的评估。所以我们现在在两万亿的投资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相关的资产是不多的。就算是有,绝大部分都有3A评级或者是相当强的担保,都是银行或者是较大实体企业的担保。

  在这一块,地方融资平台我们的持有当量和风险当量都是非常有把握、非常可控,而且在平均水平上我们认为是保守的。在这方面,我相信随着咱们国家经济进一步进入新常态、转型期,随着国家对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现在改成了自发组团,这个改革,公司还将积极跟进这个市场的变化,它毕竟是一个非常广泛的,并且里面有优质资产的投资渠道,我们还是要坚持积极的跟进、审慎的评估的态度,把里面的优质资产,适于我们投资的核心机会把握住,并不因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这几个字,全国有问题国际上也有问题,我们就不敢投了。里面还是有好的,我们从历史上感觉到,现在的把握还是比较好,所以才会这么做。

  记者:我是华尔街日报的,林总提到人员明年增配的过程中,想问一下有没有相关的计划利用互联网金融来发展我们的销售和推广的渠道?还有一个,证券投资,因为今年监管层放开了很多投资方面的限制,包括保险企业可以投资到优先股,包括近期的沪港通的开通,也是提供了一个新的投资渠道。所以想问一下,接下来有没有投资银行优先股的计划?怎么看这个投资的收益和风险?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近期很多保险企业都有相关的在国内国外资本市场的融资计划,咱们为了保持主导的市场地位,业务的发展肯定也是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所以接下来明年有没有相关的融资计划?谢谢。

  苏恒轩:互联网金融也好,互联网现在是一个热名词。我刚刚还注意到,最近人民银行副行长谈到,互联网金融魅丽,大家都在热议这个事情,好像这个词不谈就跟不上时代一样。的确是这样,互联网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改变我们的经济形态,以及社会上很多人们的习惯等等。

  作为中国人寿来讲,我们应该说对这一块互联网业务的发展,特别是这两年,给予了高度的重视。比如说截止到9月份,我们现在通过电销,我们的业务9月份同比增长超过了34%,10年期业务占比超过了80%,也就是说增长很快,结构非常好。另外网销,我们到三季度末,通过这一块也实现了保单件数超过120万件,成长速度很快。当然,看着比例很高,还是很小。中国人寿在这方面,实事求是讲,我们和一些同业的先进相比,特别是金融行业的先进相比,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认为差距就是我们的目标,所以中国人寿下一步互联网领域的业务发展,包括电销也好网销也好,或者利用互联网开拓其它业务也好,我们正在积极准备加快布局。具体来讲,电销业务在我们加快业务发展的时候,正在尝试建立,如何把线上的业务销售和线下服务跟进有机结合起来。这一块,线上的推销保单,线下建立一支能和线上保单推销相匹配的服务队伍,体现保险的人文情怀和相关的其它的对客户的关心、关爱,这是电销这一块。

  网销这一块,我想还是要注重创新,注重改革。首先在销售创新上,一个是通过网销积极推进传统销售模式的改变。比如说现在二维码技术的应用,举个例子,我们可以放在一些店,像市场里的有些店,或者是其它的一些景区、车站,或者是商场的门店,通过二维码的服务可以给客户直接提供。另外在产品上可以提供多样化的选择,当然,基于网销的主体人群,80后、90后,网销的产品以简单化的产品为主,有一些投资理念比较强的,对网销有深刻理解的,我们可以通过其它组合产品的销售,包括万能险等等产品的销售,来加快业务的发展。

  总的来讲,我们经常讲方向正就不惧路远,虽然路远但目标必大,以这样的信心来加快中国人寿互联网业务的布局和拓展。

  杨征:关于投资的问题,刚才我说了,中国人寿一直是非常欢迎并且积极跟进咱们中国资本市场投融资市场的任何改革和积极的变化,这个不光是因为我们是国企,这是我们寿险资金运用的特点。因为前一些年,咱们的资本市场不够完善发达,我们在许多渠道、品种、市场分割上,都受限制。现在各个国家主管机构、监管机构的思路都在放开,从宏观上来讲这对我们是好事情。

  银行优先股的问题,周期较长,一定的收益也能保证,对寿险资产和负债匹配,提升我们的收益,稳定我们的回报,都是有好的配置效果。这个品种在国外早已是非常标准的市场产品,咱们国家刚刚推出。我们将积极跟进,现在看到的银行优先股,批和发出来的都是大行,信誉也保证,投资的资产质量也高,我们也都积极的参与,具体来讲,这是纯市场化的行为,大家对优先股的估值判断,我们将按照市场化操作的模式跟进,按照我们的配置要求、收益率的要求来适当选择。这方面公司一直是保持积极开放的心态。

  至于沪港通的问题,沪港通无疑是中国资本市场与国际资本市场逐步放开接通通道的一个重要的步骤,在这里面对于内部的这五百多支个股,香港那边有二百多支个股,对于它们价值的重新评估和认定,对于原来两方封闭市场流动性套利或者是监管套利来讲,应该是一个结构性的机会。为两边市场都提供了一个短期的操作空间。实际上单纯从接触这几百支股票来讲,大家也知道,我们境内境外都有投资机构,都有资产部署。原来不通的时候我们想买也是买得道的,只是现在通起来了,两方的投资者偏好不同、水平不同,会有短期的机会,我们也会积极跟进。但是这个通的主要意义,在于市场国际化对接的问题,对于我们在通道上的贡献,其实有便利,但是不是像对市场的贡献那么大。我们主要是要做好抓住这些相关个股的结构性调整的机会。

  林岱仁:补充一句,刚才讲到优先股的问题,我们的监管手续都已经具备了,该走程序的都具备了,而且正式给我们的资产管理公司也回了函,同意他们代理我们这项业务的操作。

  杨征:关于融资,大家也能看到我们到目前为止随着我们业务的发展,我们自主经营的回报率的稳定提高,我们现在的偿付能力,作为寿险来讲,我们的资本水平还是比较稳妥的,现在在250以上。我们前面也跟大家公布过,管理层有意图在中长期或者是在正常期间内,把偿付能力充足率水平维持在200以上的水平,确保我们公司的财务稳定,确保我们的业务发展不受约束,确保我们将来有适当的实际能够拿到较大的,如果有较大的资本消耗型的投资或者机会。现在200多应该还是一个,对我们来说比较舒服的状态。是不是有融资计划,可以说短期来讲暂时没有,我们的通道大家也看了,有一个从前面延续来的境外发债80亿人民币的授权,这个授权主要意义在于创新我的境外融资手段,理清境内外的工作流程和监管程序,为以后的工作提供便利。大家也知道,80亿对我们来讲基本上是谈不上实质性的资本补充,但是除此之外还暂时没有特别大的或者是新的内容。

  记者:我是宁波日报的记者,今年宁波已经被保监会列为保险综合改革示范区,我想问一下你们公司在宁波方面有没有新的举措?新的一年会不会有一些产品、服务创新会落户到宁波?谢谢

  利明光:一个月以前这个事我已经是知道了,并且我已经安排人进行前期产品的调研。应该说宁波有它独特的经济基础、人文环境,特别是我印象比较深的,宁波是一个信誉比较好的地方,我们对示范区的有关产品会迅速形成配套。过一段时间完成以后再披露。

  林岱仁:补充一句,刚才我在报告里也说到了,宁波这边在销售方式、服务方式已经在做探索,总公司也是同意的。包括我前面也讲到的,队伍建设方面在做农村工作室的试点、探索,这些我们都是积极支持的,包括其它方面他们现在也正在研究,还有一些在服务方面的创新,他们也正在做一些论证,我们也会全力支持。包括地方资产的投资这一块,我们也在这方面做一些探索,有些也开始落地。

  记者:我来自大智慧通讯社。刚才林总谈到KPI考核政策,我想问一下我们有没有考虑过借鉴中国平安推出的员工持股计划这种激励机制?

  林岱仁:关于员工持股问题,因为我们是一个上市公司,但是也是一个国有控股公司。对这个问题,我们还要继续跟主管部门进行沟通,要听取主管部门在政策方面的,落地以后才能参考实施。到目前为止,有这方面的呼吁,但是没有很具体的可操作的文件。

  包括大家后面可能也会问我,我干脆先说了。最近也炒得很热的高管的限薪问题,我们现在也在等待通知。就是说限薪,我想肯定是要限的,但是限到什么范围?限到哪个层面?现在目前为止,中央有关的规定,就是详细的细则还没有出台。因为我们现在还在等待集团通知,集团现在到哪个层面,他也搞不清。到董事长、总裁、监事长还是到整个集团班子,大家都在等待上级主管部门的通知,是这么个情况,在这里跟大家先通报一下。

  记者:我是金融时报的记者。刚才林总介绍到,明年2015年健康和养老会成为一个很重要的竞争领域,先不久监管部门已经透露,2015年关于个人养老保险的延迟纳税试点,应该会提前在2015年启动,争取提前在2015年启动。我想中国人寿能否介绍一下具体的准备工作?第二个问题就是商业健康保险,你们今年前三季度新增的中标了73个大病保险项目,这73个项目里面,哪些是全省覆盖的哪些是地市级覆盖的,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另外看到你们的数据,新增的承保城乡居民1.3亿人,累计的居民达到了3亿人,今年前三季度新增1.3亿人,这样看今年前三季度增长的幅度还是挺快的,能不能预计一下2015年是什么样的增长情况?谢谢。

  林岱仁:延税的问题,应该说既是个新话题又是个老话题。实际上这个失窃已经是三四年前上海市人民政府首先提出了这个要求,而且是中央的几个部委也一起进行了详细的研究。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出台。一直到这次新国十条再次的明确了这个事情。但是到目前为止,详细的细则也还是没有落地。作为我们一个企业主体来讲,我们已经从三四年前就成立了专门的项目组,做了这方面的充分的准备。从产品到实物到电脑程序系统,都进行了研究,做了这方面的准备。只要政策一出台落地,我们会很快对接,是这样的情况。

  苏恒轩:刚才说的大病保险的问题,目前累计的,不论是承保的人数,到9月份,包括地区,中国人寿是处于市场领先的,这当然得益于中国人寿有一个好的品牌、健全的机构,当然我们还有一套,我们自认为是最好的一套IT支持系统。大病保险大家知道,这是一项民生工程,也是备受社会各界关注、中央领导各方面关注的一项德政工程。这对于扩大公司的影响,转变政府的职能,特别是对公司来讲,如何把政策机遇转变为商业机遇,拓展新的盈利空间,这个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我们现在新拓展的,大病保险业务和医疗经办业务这一块,我们在10个省市有19个大病保险的项目,新增的中标人数大概将近8000万,三季度。医疗经办业务增加了12个。现在随着大病业务的逐步推开,呈现这么几种模式。一种是全省统一一家主体投保的,这除了去年的辽宁这一单以外,其它的省很少。第二个,两家或者三家主体分别承办的占主流,大概占行业业务的70%左右。像山东、青海、河南、吉林这些地方,贵州。第三种情况,以县或者是区为单位的,主要发生在江浙闽,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目前中国人寿承办的这些,今年没有以省为单元来统一投保的,主要模式是几家共同承保或者是分割承保一个省,或者是以县为单位来投保的。

  我们也分析到大病保险这块业务,明年是进入全面的覆盖期,这也是中央有关文件,在国十条里面讲得很清楚。所以中国人寿会在继续强化管理、强化服务、强化政府公关,力争把大病业务做好。当然最重要的是规范管理、优质服务,百姓放心、政府满意。

  记者:我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我有两个问题。第一,刚才杨总讲到公司的偿付能力,现在是在250以上的,那我们现在也知道,明年可能会是新的监管体系,那么在新的监管体系下,寿险,最后一轮方案测试的时候,在新规则下新的偿付能力计算结果是多少?那么第二代的这里面,其实对于各个产品,包括各个渠道的资本消耗其实是不一样的,也请教一下管理层,相比现在的监管体系,它对于各类的产品和渠道的不同资本消耗,怎么去进行配置,包括是否跟中国人寿刚才谈的明年展业的状况是匹配的?

  第二个问题,刚才听到林总讲撤销的三个部门当中有一个是销售督查部,明年我们的人员配置包括代理人已经超过七十多万了,那么撤销销售督查部,之前销售督查部是专门做营销员的风险控制,还有各方面的后端的风控系统,不知道这个部门撤销之后是怎么把握这一块的?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谢谢。

  林岱仁:销售督查部的撤并主要也是考虑使各项工作更加规范。因为现在我们也了解了一下,设这个部门的,在同业里面只有中国人寿一家,没有第二家。另外由于部门设得太多,好多工作职责有交叉,比如说我们的销售人员有案件,案件里面有所谓员工的,有所谓不是员工的。同样一个案件,员工的有纪检监察部门查,不是员工的由销售督查部差,分得很细。现在我们进行了归并。另外一个,本来很重要的一块,销售督查要做的,异常风险的教育、宣导,已经基本形成制度体系了。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各个销售渠道日常工作中必须应该要做的事,这个人招进来搞培训,培训的过程中就需要有诚信的问题,这些都是要涉及到的。这样的体系已经形成了。另外使我们这项工作,归到一起也避免部门之间的相互职责的交叉、扯皮。这样,跟案件有关系的,不管是员工的还是销售人员的,统统归到纪检监察部,我们专门有一个监察部,这里面专门有案件处,所有案件统统由这个处管理。日常的销售教育方面,全归到各个销售渠道。每个渠道还有每个渠道的特点,个险渠道由个险渠道负责,银保渠道由银保渠道负责,产险由产险渠道负责。我们把这个部门撤掉主要是考虑到这个因素,使我们的职责更加清晰,避免交叉,提高效率。

  利明光:偿付能力第二代,今年也是一个热点的话题。我们财险比较快,寿险慢一点。目前按照保监会的要求进行了三轮测试。你刚才问到具体对我公司的要求,按照要求现在还是测试结果,这个还不能简单的对外披露。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情况,现在涉及的偿二代的三根支柱,第一个是可量化的风险作为工作重点,进行测定。第二个也是关注风险,关注非量化的风险,并且对公司偿付能力进行另外一个评述。第三个是通过信息披露,来督促保险公司提高风控水平、保持偿付能力。

  应该说中国人寿从信息披露到风险量化到制度建设,我们已经从整个制度,包括运行体制上,与这个制度本身是相吻合的。所以偿二很明显,再加上我们本身的业务,相对有历史抱负的其它公司肯定要占据先机。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方面,量化的,你提到我们的资产配置,实际上第一支柱量化的,有关资产,原来侧重量化,通过一些打折的方式,没有精确的量化。这次偿二以后,对于负债的,保险风险进行具体化的量化。对于资产也进行了具体化的量化,包括市场风险、信用风险。刚才也介绍到了,保险公司,尤其是我们公司,对于风控管得比较紧,我们有自己内部的一些风险评估工具。这样就间接的用偿二来衡量,肯定是相对小一些。

  郑勇:今天下午大家意犹未尽,不过我们以后还有不少交流沟通的机会。没有得到提问机会的朋友可以与我们公司的品牌部联系,我们会积极的予以回答。

  在此我再次感谢各位媒体朋友参加这次活动,以及对中国人寿一贯的支持。这次活动结束,祝大家返程顺利,谢谢。

 


  欢迎拨打齐鲁网财经频道、鲁商频道新闻热线0531-81694991,发送邮件至iqilucaijing@163.com,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
[责任编辑:董光强]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